青崖白鹿

眼见你起高楼,眼见你高楼塌

???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一发文就被删,明明里面什么都没有?有木有个旁友能告诉我一下,我只是几天没上来怎么就这样了

三人同行 【佛副八】


        本来张副官都要原地爆炸的,见八爷一笑,心里的那点火气竟消了下去。八爷笑了。 

      

        手底下的人连忙把那个纨绔压下去,酒还没醒,只得大声咧咧:“你们干什么,放开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其余的客人暗地里摇头,我们不用知道你是谁,也不必知道,因为你马上就是一个死人了。 

     

        本想带八爷好好的玩儿玩儿,可念着八爷的身体,只得带八爷回府。 

     

        张启山听着下人的汇报,无意识的转了转手中的钢笔,他现在是越来越看不懂齐铁嘴了。他本来是笃定齐铁嘴不会理会张曰山,就如同不会理会自己。这中间的平衡一旦被打破,后面的事情,就麻烦了。 

     
    

        晚饭张启山没有回来,所以只有副官和齐铁嘴两个人,因着齐铁嘴的身体,最近府里吃的都比较清淡滋补。但这实际上对于整府上上下下超过半数的东北老爷们儿来说,实在是不习惯的紧。 

    

         但佛爷和副官都不说什么,他们这些下属怎么好要求太高。 

    

         吃过了饭,又陪八爷在院子里散了步,张曰山这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齐恒现在身体大不如前,今天也有些累,便早早的休息下。 

    

        身子是有些疲乏,可精神却亢奋得很,齐铁嘴斜靠在床头,在昏黄温暖的灯光下出神。 

     

        没过多久,带一身冰冷气息的张启山就推门进来了。齐铁嘴没有意外,他本来就是在等他来,等他来和自己算账。 

     

        张启山径直走向他,皮靴敲击地面发出沉重的闷响,然后在他面前站定。 

    

   
        高大的身影带来了逼仄的压迫感,看了他一会儿,张启山单膝跪在床沿,俯下身体,握着他的肩膀将他拉近自己,“你到底想要做什么?”男人声音阴冷。 

     

       被那锐利的眸子盯着,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一瞬间齐铁嘴身子都有些麻。他想,他还是喜欢张启山,喜欢到骨子里。但是那又能怎么样。 

      

       他笑了,一手抵在张启山的胸膛,一只手撑起身体,凑近张启山耳畔,目光深沉,幽幽的开口,“佛爷,你觉得老八这是要做什么。” 

     

        张启山反手把他按倒在柔软的床上,宽大的睡袍松松垮垮的,动作间扯出一片白皙的皮肉。伸手抬起他的下巴,强迫他看向自己,“老八,你是不是恨我。” 

     

        用的是陈述句,平静的像在讲述一个事实。 

     

        恨你?张启山,你未免太高看你自己了。齐铁嘴挣开张启山的手,在他发怒之前又附了上去,攀住他的肩,头温顺的靠在他的肩膀上。 

      

      这是求欢的动作。从前张启山总喜欢叫他做一些羞臊的事情,他脸皮薄,做不来,但又不忍叫张启山不尽兴,受不了的时候总是温顺的搂住男人的肩膀,低低的求他,张启山很喜欢这样,他越温顺折腾的越狠。 

      

      一把将他推倒在床上,张启山定定的看了他几秒,开始解自己的军装纽扣,修长匀称的手指一颗颗的解开纽扣,露出白色衬衫包裹着的结实的身体。 

       

      他一手撑在床上,一只手顺着齐铁嘴大开的领口滑了下去,冰凉的指尖抚过那漂亮的身体。“老八,你这是找死。” 

三人同行 【佛副八】


     “妈的,老子请他去包间你们推三阻四说他有事,结果就是在这儿和个小白脸私会!”一个骂骂咧咧的油头粉面的公子哥摇摇晃晃的从二楼走下来。 

   

    “你算个什么东西,老子点你是看得起你!”嘴里还不干不净的说着些。 

     

    齐铁嘴皱了皱眉,这小戏子是唱戏的,又不是青楼妓馆的人,人家清清白白的在这儿唱个戏,竟然被说得这样低贱。 

     

    见八爷蹙眉,张曰山目光一沉,哪里来的不开眼的东西,真是找死。 

      

    不欲让八爷扫兴,张曰山憋下这口气,摆了摆手,示意左右的人把他弄走。 

      

    没想到那纨绔醉醺醺的晃了晃,似是看见了什么,竟是呆住。 

      

     那个纨绔竟上前几步,伸手去拽张副官的袖子。酒劲儿上来了,这个纨绔竟色欲熏心,眼瞧着张副官着实漂亮,一时间精虫上脑,自觉的忽视了一旁荷枪实弹的护卫就要去摸他,“这可真是个美人儿,快让爷来疼疼你。” 

   

     其实他本不能近身,只是那几个卫兵都被这位爷刚才的“狂言”惊的愣神,居然真的被这货闯了过去,虽然并没有碰到八爷和副官就被按倒在地,但是这已经是他们的失职了。 

    
     张曰山也被这一嗓子美人叫愣了。他虽然生的的确好,但是在本家时谁敢对嫡系少爷这么说,和张启山一路从东北到了长沙,在军中,一群五大三粗的老爷们儿不是照样被操练的哭爹喊娘,他活了这么些年是真的第一次遇到了调戏他的人。 

    

      顿了好几秒他才反应过来,抬起的眉眼间已经尽是冰冷的杀意。就在他思考究竟是把这人活剐了好还是分尸了好的时候,就听到一旁扑哧的笑出声。 

  

      齐铁嘴实在是没忍住,笑出了声。他早就觉得张曰山男生女相,漂亮的很,可九门众人居然都不认同他,都说那是英气,是俊朗。 

     

      想不到第一次有人赞同他竟是一个登徒子。 

      

      本来张副官都要原地爆炸的,见八爷一笑,心里的那点火气竟消了下去。八爷笑了。 

    

      手底下的人连忙把那个纨绔压下去,酒还没醒,只得大声咧咧:“你们干什么,放开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其余的客人暗地里摇头,我们不用知道你是谁,也不必知道,因为你马上就是一个死人了。 

三人同行 【佛副八】

     
   

   
     那班主还是有几分人脉的,单凭今日来捧场的人就可以看出。门口的人老早就看到了张家的车,班主早早地来迎接。 

     副官今日没有穿军装,而是一身暗色长袍马褂,与齐恒的枣红色长袍就像一对的。他绝对没有因为想和八爷穿的一样就叫人暗搓搓的去做了这衣服。 

     其实众人里论长相,除了二月红,就属这小副官长相俊美了,唇红齿白,本是极艳丽的长相,只是平日里总是一身军装,不苟言笑。又今日换了这长袍,到是打眼的很。 

     “张副官,里边请,里边请。”班主连忙迎了出来,吩咐人好生招待。他们想在这长沙城混,可都是要在张家手底下讨饭吃的。 

      “这位是……”班主有些迟疑,也不怪他,他才来没多久,而齐恒又许久没有在人前露过脸,不认识也是有得。 

      “这位是齐八爷。”张曰山侧身,和班主寒暄。 

       这班主也是听说过齐八爷的,只是没想到他这才第一天开张就迎来这么些贵客,他脸上的笑意又浓了几分,连忙道:“八爷,久仰久仰,快请进。” 

       又一边吩咐人去准备上好的雅座。副官挥了挥手,“不必,八爷喜欢热闹,在大堂寻个好地方就行。” 

       班主连忙让人去准备。 

      齐铁嘴是喜欢这样热热闹闹,也喜欢听戏,既然都来看了,那自然是要好好听。 

      副官端起茶来,抿了一口,这茶水到是不错,点心做的倒也是精致。他把一块豌豆黄放到齐铁嘴面前的盘子里,“八爷,你胃不好,别的不能吃,尝尝这豌豆黄,做的还行。” 

    齐铁嘴拿了帕子擦了手,捏着点心慢慢的吃。 

    台柱子是班主徒弟,从小手把手教大的,功底自是不赖,一颦一笑,弱柳扶风。齐铁嘴看的仔细,手还微微打着拍子。 

     齐铁嘴喜欢这些东西,张副官却对这些没什么兴趣,只是见八爷高兴,也仔细的听着。齐铁嘴不仅喜欢,从前高兴的时候还能来一段。以前有一段时间,还天天拉着二月红跟他学戏。 

     唱完一曲,那小戏子退回幕后,又匆匆卸了妆,出来见他们。这是规矩,来答谢捧场的贵客。那小戏子长得到是白白净净的,年纪也不大,就是个不到二十的样子。 

    张日山对这些一向没什么兴趣的,只齐铁嘴还饶有兴趣的问那孩子两句,无非就是多大了学了多久首本曲子是什么一类的,那孩子也均细细答了。 

    
    “妈的,老子请他去包间你们推三阻四说他有事,结果就是在这儿和个小白脸私会!”一个骂骂咧咧的油头粉面的公子哥摇摇晃晃的从二楼走下来。 

    “你算个什么东西,老子点你是看得起你!”嘴里还不干不净的说着些。 

     齐铁嘴皱了皱眉,这小戏子是唱戏的,又不是青楼妓馆的人,人家清清白白的在这儿唱个戏,竟然被说得这样低贱。 

     见八爷蹙眉,张曰山目光一沉,哪里来的不开眼的东西,真是找死。 

三人同行 【佛副八】


    周更成就get

    

     接下来的几天,张启山和副官都没有露面。每日都是老管家亲自去送的汤水。 

    

     齐铁嘴胃坏了,大夫嘱咐说只能先吃些汤汤水水,少油少盐的将养着,厨子便每日患者换着法子给他吃。 

    

      或许是上一回的事情吓到他们,送来的每日都是定量的,再由老管家监督着喝完。 

    

      还有一日三顿的汤药。平日里齐铁嘴是最怕吃这些子苦药的,可现在他却是一碗一碗的灌,送去了就喝。 
     

     

     齐铁嘴很是拎得清,以前他胡闹耍赖不吃药,那是以为张启山喜欢他,他不吃药,张启山自是会哄着他吃。看到张启山生气又无可奈何的表情,他很开心。 

    

     但现在不一样,他现在与阶下囚无异,凡事都要看别人脸色行事,哪里还能耍什么脾气。 

    

    老管家把他的变化都看在眼里,心里暗暗焦急,但佛爷那边也不知到底是怎么个意思。 

    

     连日来汤水不断,总算是让齐铁嘴的脸色好了些,人也看着精神了些。怕他整日待在房间里闷,老管家让人给他找来了许多话本子,让他无事打发时间。 

     

     可整日下来,拿进去的话本还原模原样的放着,丝毫不见有翻动的痕迹。 

     

      这一桩桩一件件都被人分别呈到了张启山和张曰山的案头,事无巨细。 

      

     

      张曰山到底还是没忍住,就算和张启山有约定又怎么样,他现在管不了那么多。 

     

      刚喝了送来的药,齐恒倚靠在床头静静地看着窗外发呆,窗外阳光明媚,是个好天气。张曰山推开门的时候就见这样一副情景。 

     

      张曰山心里难受,眼眶忍不住红,他本来面皮就生的白净,发红的眼眶更是打眼。 

    

      他强行忍了忍,慢慢坐到齐恒旁边,一双红的和兔子似的眼委屈的瞅着齐恒。他才不要什么面子,八爷都不要他了,他还要面子做什么。 

    

      他伸出手,拉住齐恒的衣角,轻轻拽了拽。 

     

     齐恒转过头看了看他,心里好笑,这又是要做什么。他本不欲理会,但看张曰山一副你不理我我就不撒手的样子,实在没办法,想了想,开口问道:“张副官,有事吗?” 

     

      口气冷漠疏离。张曰山一听这话眼睛更红了,八爷这是连自己也不想理会了吗。他垂下眸子,纵使心里百般不是滋味,但面上却一点未动,还是那副委委屈屈的表情。 

     

      齐恒也就不说话,看他在这里表演。 

       
      

     “八爷,他们说你都闷在屋子里好几天了,也不出去走走,不觉得无聊吗?”张曰山看看齐恒,看他没有不开心,才继续说道:“城东的大戏院来了新的戏班子,从京城来的,有个角儿很是出名,一曲牡丹亭唱的最好。” 

    

      “八爷,今日得了空,你陪我去看看好吗?”副官温言软语的劝他:“你就只当是陪我去的,他们估计是打算在长沙城里讨生活的,那班主前些日子就下了帖子,还亲自来过,那班主和红二爷有些交情,今日好歹是得过去一趟的。” 

   

      “你就当是陪我,顺便走动走动。” 

     

       “好。” 

    

       张副官本欲再劝,却没想到乍听到这么一句,愣了下,连忙笑道:“那多谢八爷了。” 

      

三人同行

     

      来自月更君的挽尊

    

      因为顾着齐恒身体不好,张启山早就请来几个长沙城里有名的大夫给他调养,老管家着急忙慌的去请了来。  

     

     几个老大夫围在床前号脉,张启山搂着痛的发抖的齐恒。  

     

     张副官站在床前,看着齐铁嘴,眼眶发红。  

  

     “到底怎么了?”张副官问,怎么好好的人突然就这样了。  

     

     几位大夫相互看了看,里面年纪最大的一个小心的措辞道:“八爷前些日子伤了根本,连日吃些子苦药,把胃弄坏了,身体又虚,连日劳累,又生生吃了些大荤大油的,这才……”  

     

     “别废话,赶紧开药!”张启山搂着齐恒,感觉他痛的越来越厉害,忍不住呵斥。  

    

      老大夫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八爷这是腹内剧痛,要止住这痛,还是得用西药,得用止疼药。只是这药是管制品,一般都在军队里。”  

     

      张副官眉头一皱,转身迅速走出去。  

      

     不多时,张副官拿着一盒药回来,张启山用温水喂他喝下。  

     

      过了好一会儿,齐铁嘴的脸色才好了些。  

     

     又派下人按着开的方子去煎药。  

      

     齐铁嘴疼的有些迷糊,期期艾艾的往张启山怀里钻,张启山眼角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把他往怀里搂了搂,轻轻摩挲他的后背。 

     

      果然还是那个娇气的齐八爷,一点疼都受不了。 

      

      张日山安排好其他事务,转身回去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副画面,他的拳头慢慢握紧,关节因为用力而发白。 

      

      但他什么都不能做,八爷好不容易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无论八爷怎么恨张启山,但他的身体的反应已经表明了他有多爱他。 

      
      

      

     张启山拍打着齐铁嘴的后背哄他睡,不一会药效发作,齐铁嘴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见他睡着,张启山本想起身,但无奈齐铁嘴的手紧紧攥着他的衣服,窝在他的怀里。 

     

      担心把他弄醒,张启山只得躺在他旁边,搂着他。 

      

     他的脸色还有一些苍白,嘴唇也没有血色,柔软的头发搭在脸颊上,让人只想抱着他好好宠一宠。  

      

     张启山看着齐铁嘴,心里柔软的不可思议,他轻轻吻了吻齐铁嘴的额头。 

     

     睡吧,不要害怕,我会照顾你。 

      

     

     第二日齐恒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人了。 

     

     他揉了揉发昏的头,摸了摸身旁陷下去的地方,眼里闪过一丝暗芒。 

    

       腹部已经不痛了,但这个千疮百孔的身体,根本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如果再来几次,恐怕他真的可以去见先祖了。 

      

     齐铁嘴伸出手臂,看着青蓝的血管,苍白的皮肤,扯出一个嘲讽的笑。 

    

     他倾慕张启山,所以可以将一切都献给他,他的喜怒哀乐,他的欢喜,他的忧愁,他所有的一切情绪。 

     

     张启山不爱他,他不怨,张启山利用他,他也不怨恨,现在他只是想走,他张启山又凭什么强行留住他。 

     

     他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又为什么还要强行留下他呢? 他张大佛爷不是一向自诩仁义道德么? 

       

三人同行 【佛副八】

         好吧,我承认我更的太慢,默默地爬走

    
   
    
   
        “咚咚咚”外面传来敲门声,随即是老管家恭谨的声音。 

      
        “八爷,佛爷请您下去用午饭。” 

    

         齐恒把头埋在胳膊里,一动不动。 

      

        几分钟后,老管家见房里没有动静,心里叹气,却又道:“八爷,佛爷说您如果不去,他就亲自来请。” 

       

       齐恒猛的想起在火车上张启山的威胁,心里一紧,但他什么都做不了,他甚至没有办法主宰自己的喜乐。 

    

       老管家又躬身听了半天,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正待他回去禀报的时候,房间里突然丁玲桄榔杯盘破碎的声音。 

      

       房门“吱”的一声被打开,齐恒走了出来。 

      

       齐铁嘴一向善待人,自己又没有什么脾气,遇上佛爷生气有时还能劝解一二,所以张府的佣人实际上都很喜欢他。 

      

       之前张启山为了尹新月把他赶出张府时,厨娘也没少在尹新月的燕窝粥里吐口水。 

     

       得知齐恒回来了,全府上下都很开心,厨娘特地做了齐恒平日里最喜欢的吃食,糯米鸡,莲藕炖猪蹄,香酥鸭,八宝饭,满满的摆了一桌。 

      
     

        然后一帮围观的佣人只看到许久没有同桌的佛爷和副官按时按点的出现在了饭桌上,只是众人都等了许久,八爷才姗姗来迟。 

      

       见八爷来了,众人都长出了一口气,瞧瞧刚才饭桌上佛爷和副官两个人呦,一个面无表情冷若冰霜,一个笑里藏刀咄咄逼人,他们这些做下人的,是真怕他们两个打起来。 

    

       一直到见着八爷,两人同时把外放的冷气收了回去。齐恒也不看这剑拔弩张的兄弟二人,径自做到副官身旁,拿起筷子用饭。 

      

       见他乐意吃东西,张启山松了口气。齐恒看了冷笑,难道张启山认为他齐铁嘴会和深闺怨妇一样绝食抵抗吗?既然他又不会放他走,那和他纠缠又有什么用。 

       

       副官见他坐到自己旁边,开心的桃花眼都弯出了一个弧度。忙不迭的给他夹菜。 

       

        “八爷,你多吃一点。” 

        

        齐铁嘴默不作声的吃饭,只是张日山夹给他的菜,他却一口没碰。 

        

        平日里,齐铁嘴在的时候,张府总是能听到他喋喋不休,从未像今日一般静默。 

      

        齐铁嘴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不是他不吃,是自从那大病后,胃就坏了,才吃几口就觉得胃部胀痛,油腻荤腥更是吃不了了,想今日这样一桌饭,看在他眼里只觉得反胃。 

        

       见他放下筷子没有再吃的打算,张启山皱眉看向他,一向在他面前笑眯眯的副官脸色也不好。 

       

        “老八。”张启山声音里有些不郁。 

        

       “你又在闹什么脾气。” 

        厨子特地做了齐铁嘴平日里最喜欢的,可往日能吃半桌菜的人今日却只是吃了几口。张启山觉得齐铁嘴又是在耍性子。 

       

        “八爷,再吃一点吧。” 

        

       看着这两兄弟,齐铁嘴心里嗤笑,面上也不说什么,只是拿起筷子吃东西。 

        

       尽管胃里已经疼痛,油腻的感觉让他恶心,他还是强忍着不适,甚至面上还带着报复的笑意。 

      

       最先发现齐恒不对的是张日山,他转头看向齐铁嘴,发现他额头上渗出汗珠,脸色更是白的像纸一样。 

      

       “八爷,八爷你怎么了!”副官扶住他的胳膊,发现齐铁嘴整个人都在细微的发抖。 

    

        张启山猛的站起来,一把捞住齐铁嘴跌下去的身体,将他打横抱起。 

     

       “福伯!叫医生!” 

     

       齐铁嘴的手无力的揪着张启山的领口,冷汗出了一身。 

    

       “老八,哪里不舒服?”一像沉稳的佛爷现在也慌乱了,活蹦乱跳的人现在就这样病殃殃的躺在自己怀里,他的身体竟然差到了这种程度,这才几天的功夫,已经连续病了这么多回。 

     

       “医生呢!都死了是吗!”副官朝一旁的佣人大吼。 

     

       八爷才刚回来,他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八爷。 

三人同行 【佛爷✘副官✘八爷】

       

    
      长沙火车站今日一早就全面戒严,荷枪实弹的大兵齐刷刷的把火车站围了个水泄不通。许久没露面的张副官也来了。 

        一上午来来往往不少的火车,眼见这派头还以为缉拿什么要犯。 

       日头都高起的时候,张启山乘坐的车才缓缓的到站。列车员迅速的清车,将乘客都礼貌的” 
“请”下了车。 

       “这tm谁啊,这么大派头。” 

        一个西装打扮的中年男人被赶下车,然后强行拦截在了警戒线外,似乎是在自己的地盘作威作福惯了的,觉着失了面子,便一直骂骂咧咧嘴里不干不净的。 

        他周围的人都不禁朝后退了退,这种蠢货,找死也不要连累周围人啊。 

        

       张启山一身黑色大衣,面容冷峻走下车,他身后跟着一个温润苍白的青年,张日山看见齐恒,眼睛一亮。 

      他快步走上前,想去看齐恒,可奈何这是在外面,无论张家内斗如何厉害,但绝对不会给外人可乘之机 

        
      他只得上前,冲张启山敬了个军礼,他的目光随机落在了齐恒身上,八爷好像又瘦了,脸色也不好。 

      一路无话。 

       

    

      车队到达张府,一早等在门口的老管家迎了上来。 

      “把他关到我房间里去。” 

      张启山摘下皮手套递给老管家,一边走一边吩咐道:“若是人都看不牢,你们也都不用在了。” 

     张日山一皱眉,可也不好在这么多人面前下张启山的面子。 

     

    

      回到书房,张日山把门关上,扭头质问张启山:“你说了不会伤他的!” 

      张启山脱掉大衣,正在解西装纽扣,闻言看向他,“我只是把他带回来了。” 

      “那你也不应该在那么多人面前让他难堪!”张日山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紧紧盯着张启山,厉声说道。  

       张启山慢条斯理的继续脱去衬衫。听到这话,嗤笑了一声。  

       “曰山,你这是正人君子装上瘾了么。”  

       “你难道不想抓住他,惩罚他,让他再也不敢逃?” 

      “他利用你和我内斗,牵制我的大半精力,然后逃之夭夭。他不想要我,同样也不想要你。” 

   
       “其实你明白的吧,他只是在利用你。” 

       张启山一句一句的发问直刺张日山,张日山神色暗了暗,他又何尝不明白呢 ,只是能被八爷利用,他也是愿意的。 

        
       “当初说好的,八爷要选择我,你不能阻拦。” 副官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况且,比起我,八爷最不愿意见到的是你吧。” 

        老管家站在门外,看着这兄弟二人再一次不欢而散。叹了口气。 

         齐铁嘴被强行“请”进了张启山的卧室,随即门就被关上,齐铁嘴从窗户往外看,荷枪实弹的亲兵将张府围的水泄不通。 

         恐怕进了这门,要想出去就难了。 

         齐恒呆愣的缩在角落里,本来无比熟悉的一切此时看来都是如此陌生。他得好好想一想,他不甘一辈子被张启山困在这里。 

        此时的齐恒不知道的是,正是因为他费尽心思的离开,才使得张家这两兄弟站到了同一战壕上。 

       而他,也注定会在这张家两兄弟手里困死一生。 

    
          

三人同行

      私设如山

      超级粗长

      之前一直忙,辛苦等更的小仙女抱歉啊

       齐恒烧的迷糊,隐约觉得有人在自己旁边,就迷迷糊糊的叫了一声佛爷,微微沙哑的声音,简直就像在撒娇一样的语调。他身旁那人僵了僵,还是握住了他的手。 

    齐恒彻底清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早晨,整日睡得他脑子有些糊涂,睁开眼看这陌生的地方一时还回不过神来。 

    缓了缓,他才意识到自在火车上。 

    窗外的景色向后退去,这齐恒看了看四周,这竟是火车上的包间,他强撑起身子, 正想叫人,门就被推开了。 

     张启山推开门进来,看到张启山,齐恒闭了闭眼,还是不行么?  

       见他醒了,张启山走过去,摘下手套,冰凉的手摸了摸齐恒的额头,坐到了床边:“醒了?”低沉的男音,往日里是齐恒喜欢的,可现在听来,却只有畏惧。 

      齐恒微垂下眼,如今他被张启山逮了回来,按张启山的性子,这事是不会轻易过去的,不知为何却没有立刻发作,但大约是等着秋后算账的。 

      


      张启山看他这半死不活的样子,一股怒气涌上来,有强行压制了下去。手指扣住他的下巴,抬起齐恒的脸,张启山本来是想发作的,可看齐恒苍白的脸色,没有血色的唇,微颤的睫毛,心里的火气无论怎样都发不出来了。 

      他摩挲着齐恒的脸颊,好像又瘦了,脸上一点肉都没有。张启山看着齐恒,心里叹了口气,放软了声音,“老八,你听话些,跟我回去,我定不会让你再受委屈。” 

     虽是带了一身煞气,但张启山的眉眼是极好的,要不尹新月也不会一眼就认准了他。 

     齐恒摇了摇头,说道  “佛爷,您就饶了我吧。我只是个算命的,这回好不容易留的了性命,还请您怜惜我们齐家一脉单传,留我一条命。” 

     张启山扣住他下巴的手一用力,“唔。”齐恒痛苦的呜咽了一声。 

     张启山扣着他的下巴把他按到自己什么怀里,亲吻着齐恒的脸颊,沙哑着在他耳边呢喃。 

   “老八,那些不该存在的人和事我都已经处理干净了,再也不会有什么不开眼的东西让你受委屈,听话点,和我回家。” 

    齐恒闭了闭眼,偏过了头,不欲与张启山说什么。 

   


       张启山几次让齐恒落了脸色,眉头微蹙,但还是压下心头的怒火,转身端了一碗粥,小心得用勺子舀了,喂到齐恒嘴边。 

     “吃点东西。” 

      谁知齐恒看都不看那粥,径自闭眼养神。 

       张启山眼神暗了暗,还是低声劝,“不要和我赌气,不吃东西你身体受不住的。” 

       齐恒还是一言不发,张启山既然已经知道他有要走的心,那他还何必装什么,索性就一言不发,躺在那里装死人。 

     张启山本不是什么良善的人,齐恒的欺骗出逃本就让他心里攒了火气,只是怜惜这些天齐恒受的苦,知道他难过,才不欲发作他。只是想带回去好好的疼一疼哄一哄。 

     可谁知齐恒竟是这样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 

    


      张启山放下粥碗,一只手捞起齐恒,另一只手强迫他看向自己,“你到底想要如何!” 

     齐恒掰开他的手,一字一顿道“佛爷!从来都不是老八想要如何,而是佛爷您意欲何为?世人说我齐铁嘴算尽天下,可我哪里比得上佛爷的千分之一!” 

     “佛爷,如今您的大事已经办成了,我齐铁嘴也没有什么可值得您利用的了,又何必这样苦苦相逼!” 

     “齐恒!我承认一开始是为了利用,可我后来有没有动心你自己看不出来么?”张启山没想到齐恒心里竟是这样想的,他又气又怒,忍不住扬高了声音。 

     齐恒定定的看着张启山,眼里泛红,“佛爷可真是为国奉献啊,为了您的大事,居然还委身和我这个算命的虚与蛇委,那些天可真是委屈您了。” 

      他不知想起什么,嘴角扯开一丝艳丽的笑“佛爷,您和我这个男人上床,难道不觉得恶心吗?”

      张启山忍不住怒火,一把将他按倒在床铺,厉声呵斥他,“你在胡说些什么!” 

       齐恒只是笑,笑的渗人。 

       张启山不想看到他那个样子,抬起他的下巴狠狠地啃了上去。凶狠的咬他的唇瓣,舔吻他,只是齐恒一动不动,不反抗,也不迎合,只是似笑非笑的盯着他。 

      

     张启山笑了笑,摸了摸他的脸颊,在他耳畔低声道,“想不到八爷沉寂多年,这长沙城里,还有这么多八爷的朋友,您这次,他们帮了不少忙的吧?” 
       

    齐恒脸色一变,看向张启山,张启山微微一笑,“八爷的朋友,自然也是我的朋友,既然是朋友,那请他们喝杯茶,不过分吧?” 
     

  
      “张启山,你敢!” 

       “我有何不敢?老八,你让我不开心,我舍不得动你,那让他们来受罚怎么样。” 

         齐恒抿着唇,气的身子都在颤,张启山看着心疼,可还是得硬着心肠威胁他,“老八,不想让他们出事,就乖乖听我的。” 

     齐恒抬眼,死死的盯着张启山,眼底一片血红,双手紧握,指甲都掐入皮肉,良久,他慢慢松开手,像是放弃了所有的抵抗。 

     张启山俯下身,在他额头上轻轻一吻。 

     “那现在,乖乖的吃些东西。” 

    

三人同行

       “卖报卖报!日本关东军最高长官遭遇暗杀!”报童们在街上大声吆喝着。有轨电车叮叮当当的从路上驶过,时不时还能看到几个阿三在街上巡逻。 

     齐恒找了个摊子坐下,慢吞吞的吃一份早餐。他今天下午就会坐上飞往纽约的飞机,然后与这个城市,与这座国家诀别。 

    张启山那里已经找人拖住他了,没个几日断断不会发现自己走了,解九安排他随货物一同出城,再坐火车到上海,一路上都避开了张启山的耳目。 

    他慢慢的走在青石板路上,他的身体还没有养好,只得到了纽约再慢慢的调养,只是不知纽约有没有这滋补养身的中药。他的小香堂已经托付给解九,希望列祖列宗们不要怪罪他齐恒不孝。 

    只是他齐恒到现在已经孑然一身,他只想要找一个没有人打扰的地方,安安静静的度过余生。 

     只是出来这一会,他到觉得有些累了,于是就慢慢往旅店走。才二十多岁的人,却已经有了五十多岁的心境,和八十多岁的身体。 

     齐恒苦笑,这大约就是他逆天改命的代价。天道轮回,顺之而生,逆之则亡。他们这一行当的,大都没有几个有什么好的下场。 

     回到旅店,仔细的关上门。齐恒坐下,倒了一杯凉透的茶水,慢慢的喝。 

    窗外汽车鸣笛的声音有些刺耳,喧哗的声音也大,大约是警备署在抓人。这年头,别说是抓人,当街杀人,也是有的。 

     不一会,楼下也传来躁动。皮鞋踩在木质地板上沉闷的声音传来,听着声音,似乎人还不少。齐恒摇了摇头,早就听说这上海乱,只是没想到竟然乱到了这样的地步。 

    几秒过后,齐恒皱起眉,侧身到窗前瞥了一眼,下面都是身着黑衣的人。楼下脚步声嘈杂但不凌乱,显而他们是有目的的,听这动静,似乎是冲着他来的! 

        不,怎么会,他才刚来上海,而且一路用的都是解九给他办的一个假身份,怎么会有人这么兴师动众的来逮捕他? 

       难道是张启山?不,不可能上海现在大部分都是日本人的控制的,任他张启山在湖南怎么呼风唤雨,也不可能兴师动众到这种地步。 

      这里从上到下都被封锁的彻底,逃,是绝对逃不出去的。齐恒苦笑,刚出狼窝,就又入虎口。 

       脚步声在他门前停下,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齐恒稳了稳心神,走过去开了门。 

       门外是一个俊秀青年男子,见他开门,冲他笑了笑,“齐先生您好,我是明诚。” 


       齐恒被带到了一处隐蔽的宅子,好吃好喝的安置在里面,只是完全的被监禁起来,走到哪儿都是看守的人。 

      当知道那个人姓明的时候,齐恒的心就彻底沉了下去。张启山有个朋友在上海,也的确是姓明的。  
     

        可是这些看守的看似松散,实际却守住了所有他能逃出去的路口,以他齐恒这三脚猫的功夫,是逃不出去的。可这次一旦没有走成,他张启山是不会给他第二次机会的。 

       齐恒很慌,自从他成为齐八爷,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无力了。可是他被关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连日的奔波加上内心的忧虑,本来就没有大好的身体,一下便病倒了。 

      他病的昏天暗地,却把明诚急得够呛,这人可是启山兄特地给大哥发电报要关住的,启山兄还特地嘱咐过这人身体不好要多担待。可是现在,他却把事情办成了这个样子。 

      齐恒烧的迷糊,隐约觉得有人在自己旁边,就迷迷糊糊的叫了一声佛爷,微微沙哑的声音,简直就像在撒娇一样的语调。他身旁那人僵了僵,还是握住了他的手。